Island Dreamer

I'm upset. I'm upset because I always get the feeling that I'm not part of your plan. You decide to visit me because "oh I want to see the west coast and you just happen to be there; so I shall pay you a visit while I travel there. You can skip lessons? Well in that case I can do with a travel companion. Welcome."

And that hurts me and saddens me. I wonder who you take me for? You talk about hbs and all your big dreams, and I just don't see myself part of that great plan. Do you love anyone else like you love yourself?

还记得17岁那年母亲节,不知怎么心血来潮叫住了厨房里的妈妈,告诉她我要给她唱首歌。我从来不是个会向爸妈表达爱意的女儿,那天却打定了主意要给妈妈唱beyond的《真的爱你》。

于是妈妈就从厨房里走出来,边在围裙上擦着手,边好奇地看着我。我有点窘迫,但还是吞了吞口水开始了我的表演。结果一开口我就后悔了,因为我声音发抖并且开始眼泪打转。而妈妈只是对我笑。她大概没有听过这首歌,也不知道这首歌是献给母亲的


我想对很多同辈的人来说,要对父母说出一个爱字,真是极难的事情。但这并不减少我们心中的感激。


爸爸妈妈,我爱你们。


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
教我坚毅望着前路
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
没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
爱意宽大是无限
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

Entre Nous

我經常無法控制地覺得與你距離遙遠。究竟我看得對不對呢,你是真的如此自私,還是我被某種不良的情緒蒙住了雙眼?

失望

失望真是一种破坏力极强的情绪。我很失望。但我也很想把自己的角色担任好。

寂寞

活在这个世界上,谁不寂寞呢。

晚上很累。今天的彩排出了各种问题,心里一着急火气就大,压抑不住地要摆臭脸。其实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,但又实在忍不住。

回到宿舍饿了,想起冰箱里的彩椒,再不吃就要坏了。反正脑子里乱乱的,弄点吃的反而觉得平静。彩椒真是一种很棒的食物,只要一点油,开中火慢慢煎就好了。在滋滋的热油声里,厚实的肉慢慢渗出汁水,翻个面再煎一会儿,调个味就可以吃了,永远不会失败。因为光彩椒太斋了,就又加了个鸡蛋。有些时候人还是很容易满足的:)

压力什么的嘛,既然选择了承担这个责任,就要有这个准备去承受各种的压力。我不希望会有个虎头蛇尾的结局。所以为了这个目标,加油吧:)

世界上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,为什么我还是会觉得无聊呢。

是胃口太大,还是心眼太小?人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。


很多时候我真希望有个人能陪着我。可我又不习惯被太好地照顾。当你靠近,我便想要逃离。多矛盾。为什么呢。Pourquoi?

我不喜欢一个人太Full of himself/herself。

有个性是好事,敢说是好事,但在没有想清楚的时候就说,并且毫不在乎自己还没有想清楚,真的会让人不舒服。谦虚是一种美德,说出口的话,常常会make a fool of yourself。

所以我又不爽了。语言真是一门大学问。为什么有些人说话就是比别人的中听呢。

倾诉欲

不开心了就有倾诉欲,偏偏社交媒体把所有倾诉欲都变成"装腔作势""无病呻吟"的类似物。可以打开很多窗口,却点不下一个"发送"。还是马甲号好。

Incomprehensible

So it is a catastrophe from the very beginning. And making things public is a disaster to start with. What a lucky year I've got here.